雪莲网站:http://xuel.qikan.com

雪莲2017年第11期  文章正文

去 势

字体:


  一

  天还黑得像张鬼脸,朱老蔫就被夜尿胀醒了。

  他拉亮灯,看见桌上闹钟才三点多。他掀开棉被坐起来,被刺了一刀似地打了个寒颤,急忙抓起帽子扣在头上,还扯了棉被把自己包粽子样裹紧。

  屋外,硬风一鞭接一鞭挟着呜呜啸音甩过来,抽得窗户噼啪乱响。电线成了鬼的嘴巴,呜哇乱叫。夜鸡也凑热闹,沙哑着嗓子啼出泣血的第一声。

  朱老蔫伸屈手指,子丑寅卯掐了一轮。五更鸡叫,这才三更,没到鸡叫的时候呢,鸡却叫了。老人们讲这叫“夜鸡啼”,也称“亂鸡啼”,是不吉利的兆头。

  “狗日的!叫你娘个卵。”朱老蔫低声骂了一句。
……阅读全文

·注册用户登录后才可发表内容,非注册用户请先注册

主办: 雪莲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7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